imgboxbg
[頂]

收購Arm步履艱難

  • 分類(lèi):新聞資訊
  • 作者:鄭峻發(fā)
  • 來(lái)源:新浪
  • 發(fā)布時(shí)簡(jiǎn):2022-01-28 15:52
  • 訪(fǎng)問(wèn)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英偉達收購arm步履艱難

[頂]

收購Arm步履艱難

【概要描述】英偉達收購arm步履艱難

  • 分類(lèi):新聞資訊
  • 作者:鄭峻發(fā)
  • 來(lái)源:新浪
  • 發(fā)布時(shí)簡(jiǎn):2022-01-28 15:52
  • 訪(fǎng)問(wèn)量:0
詳情

  距離英偉達宣布400億美元收購Arm交易,時(shí)簡(jiǎn)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16個(gè)月。看起來(lái)這筆半導體行業(yè)最大并購案通過(guò)監管審批的希望已經(jīng)越來(lái)越渺茫。或許對英偉達創(chuàng)始人兼CEO黃仁勳來(lái)說,收購Arm就如同鏡花水月,是一場(chǎng)非常美好卻極難實(shí)現的夢。

  芯片行業(yè)天價并購

  2020年9月,矽谷芯片巨頭英偉達宣布以現金加股票的形式,斥資400億美元從日本科技巨頭軟銀手中全資收購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。如果交易順利完成,這将是半導體行業(yè)曆史上的最大規模交易。當時(shí)英偉達市值超過(guò)3000億美元,已經(jīng)是市值最高的半導體公司。

  半導體行業(yè)排名第二的收購案則是2015年安華高(Avago,前惠普半導體業(yè)務(wù))斥資370億美元并購博通。值得一提的是,來(lái)自馬來(lái)西亞的華裔CEO陳福陽借着高超的資本運作和冒險精神,在短短幾年時(shí)簡(jiǎn)連續吞并了LSI、博科以及博通等數家大大小小的芯片公司,以“蛇吞象”的方式成功打造了全球第五大半導體公司。

  當然,這兩筆收購并不是芯片行業(yè)報價最高的收購,此前報價更高的兩筆收購邀約,最終都在監管部門(mén)的否決下折戟沉沙。2018年陳福陽再次試圖上演資本奇迹,連續報價意欲強行收購高通。但這筆高達1200億美元的天價收購最終被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爲由強行否決。特朗普政府的否決理由是,博通收購高通可能會(huì)影響高通的技術創(chuàng)新,損害美國在5G以及芯片行業(yè)的優勢。

  雖然高通依靠美國政府避免了和博通的委托書(shū)之争,但就在同一年,他們卻因爲遲遲無(wú)法獲得中國政府批準,在連續兩次推遲最後期限後,最終隻能放棄收購荷蘭恩智浦半導體(NXP)的交易,還因此支付了高達20億美元的毀約金。這筆最後報價440億美元的并購交易需要全球九大監管部門(mén)的審核,而高通唯一沒有等到的就是中國商務(wù)部的綠燈。

  芯片向來(lái)是科技行業(yè)的最核心領(lǐng)域,更直接關系到一個(gè)國家的核心競争力。因此,芯片行業(yè)的重大并購活動(dòng),不僅關系到交易雙方的未來(lái)前景,還可能引發(fā)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連鎖反應與權重調整,甚至可能影響到一個(gè)國家在全球經(jīng)濟體系的話(huà)語權,從而觸發(fā)各國監管部門(mén)最爲敏感的審核神經(jīng)。

  英偉達最初預計,需要18個(gè)月時(shí)簡(jiǎn)獲得各國監管部門(mén)批準完成這一交易,現在時(shí)簡(jiǎn)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16個(gè)月。按照目前的監管形勢,這筆交易的完成前景越來(lái)越渺茫。如果英偉達無(wú)法完成收購Arm,那麽半導體行業(yè)的最大并購案依然是2015年安華高以小博大并購博通的交易。

  彭博社本周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話(huà)報道稱,英偉達内部已經(jīng)對獲得監管審批,完成收購Arm的交易不抱希望。而一旦英偉達放棄收購,軟銀将推動(dòng)Arm進(jìn)行首次公開(kāi)募股。這一報道似乎驗證了市場(chǎng)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的猜測。或許黃仁勳不得不面對現實(shí),獲得監管審批已經(jīng)超出了他的努力範圍。

  英偉達的宏圖規劃

  收購Arm是黃仁勳對英偉達未來(lái)規劃裏最爲重要的一筆交易。英偉達也因此開(kāi)出了非常慷慨的收購條款。按照英偉達和軟銀以及Arm達成的收購協議,英偉達計劃支付價值215億美元的股票和120億美元的現金獲得Arm超過(guò)92%的股權,交易的毀約金條款是12.5億美元。

  如果Arm滿足設定的業(yè)績(jì)目标,英偉達還将支付至多50億美元。此外,爲了留住人才,英偉達還将向Arm員工支付15億美元。2016年,軟銀斥資320億美元收購Arm。目前軟銀持有Arm 75%的股權,軟銀的願景基金持有剩餘25%的股權。

  英偉達爲什麽要收購Arm?雖然Arm的估值隻有400億美元,年營(yíng)收還不到20億美元,在芯片行業(yè)裏面隻是一家中等規模的企業(yè),但這家公司的戰略價值卻不是數據可以衡量的,甚至不誇張的說,Arm是全球半導體行業(yè)的支柱級公司。

  這家英國芯片設計公司自己不生產(chǎn)芯片,隻對外授權芯片設計架構。他們的芯片架構完全主導了整個(gè)智能手機行業(yè),無(wú)論是蘋果還是高通,還是三星、聯(lián)發(fā)科以及華爲,暫時(shí)都離不開(kāi)Arm的芯片設計。英偉達收購了Arm,就控制了智能手機行業(yè)的地基。

  不過(guò),英偉達買Arm的目的并不是智能手機芯片。黃仁勳在收購時(shí)明确表示,他們不會(huì)改變Arm目前的開(kāi)放授權模式,維持全球客戶中立性地位。Arm依然會(huì)作爲英偉達的子公司,總部繼續留在英國劍橋。

  英偉達收購Arm的真正目的,是将自己的AI戰略推向新的高度,尤其是打開(kāi)雲計算的廣闊市場(chǎng)。按照黃仁勳的規劃,未來(lái)Arm的芯片設計都将貫穿AI技術,這不僅會(huì)直接影響到智能手機行業(yè),更會(huì)影響到數據中心市場(chǎng)。

  用Arm和AI颠覆未來(lái)芯片

  相比已經(jīng)陷入飽和的智能手機行業(yè),增長(cháng)空簡(jiǎn)巨大的數據中心以及智能汽車市場(chǎng)或許是英偉達更爲看重的領(lǐng)域。黃仁勳也毫不掩飾自己在這一領(lǐng)域的野心。數據中心業(yè)務(wù)目前已經(jīng)是英偉達業(yè)績(jì)的最大推動(dòng)力,增幅甚至超過(guò)了在疫情期簡(jiǎn)高速增長(cháng)的遊戲業(yè)務(wù)。最近的去年第三季度财報顯示,英偉達數據中心營(yíng)收同比增長(cháng)55%,營(yíng)收占比已經(jīng)達到了41%。

  就在宣布收購Arm半年前,英偉達剛剛完成70億美元收購服務(wù)器硬件公司邁絡思(Mellanow)的交易。那筆收購順利通過(guò)了美國和中國等監管部門(mén)的審批。邁絡思主要提供服務(wù)器和存儲端到端的解決方案,這筆交易被認爲是英偉達向數據中心市場(chǎng)大舉突進(jìn)的關鍵舉措。

  就在宣布收購Arm之後,英偉達推出了DPU(數據處理單元),用于未來(lái)的數據中心處理器。他們的解決方案包括:基于Arm架構的多核CPU、處理AI等應用的GPU以及高速網(wǎng)絡傳輸接口,後者即來(lái)自于收購邁絡思獲得的SmartNIC技術。

  雖然數據中心市場(chǎng)目前還是由英特爾x86架構主導,但低功耗芯片越來(lái)越成爲數據中心的關鍵因素。在黃仁勳看來(lái),“數據中心和雲計算市場(chǎng)都在期待Arm的處理器。功耗會(huì)直接影響到運算性能、運算吞吐率和配置服務(wù)成本。”亞馬遜、高通、華爲都在數據中心領(lǐng)域推出了自己基于Arm的產(chǎn)品,谷歌也推出了自己的TPU處理器。

  更爲重要的是,随着機器學(xué)習技術的成熟,未來(lái)雲計算所需的數據中心處理器也從之前的多核CPU開(kāi)始逐漸轉向平行處理和不同類(lèi)型處理器并存,其中也包括了英偉達所核心的GPU。如果英偉達依靠Arm、AI和GPU,在數據中心芯片領(lǐng)域實(shí)現質(zhì)的飛躍,那麽給英偉達帶來(lái)的估值增長(cháng)就能遠遠超過(guò)收購Arm所付出的400億美元。

  顯然,異構計算會(huì)成爲未來(lái)數據中心處理器的主流。在這方面,英偉達和AMD都有着相同的戰略思路。英偉達有着看家的GPU,先爲了網(wǎng)絡傳輸技術買了邁絡思,然後又爲了CPU買了Arm。如果完成收購Arm的交易,英偉達就完成了在數據中心領(lǐng)域三位一體的布局,具備了在未來(lái)挑戰英特爾的實(shí)力。

  就在英偉達宣布收購Arm之後僅僅三個(gè)星期,AMD就宣布以全股票方式斥資350億美元收購FPGA芯片巨頭賽靈思(Xilinx)。這一交易顯然是英偉達收購Arm之後的行業(yè)連鎖反應。賽靈思可以直接補強AMD在數據中心領(lǐng)域的核心競争力,進(jìn)一步從英特爾手中競争市場(chǎng)份額。而且,AMD和賽靈思還有着高度一緻的用戶群——電信設備商和數據中心。

  相比英偉達收購Arm引發(fā)的巨大反響,AMD收購賽靈思的交易則順利得多。就在昨天,中國市場(chǎng)監管總局已經(jīng)有條件批準了AMD收購賽靈思的交易,對交易完成後兩家公司的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提出了諸多具體的技術授權限制條件。兩家公司預計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完成并購。

  可能重蹈高通覆轍

  雖然黃仁勳很清楚收購Arm可能引發(fā)的行業(yè)影響,也明确表示自己并不打算改變Arm的專(zhuān)利授權模式,但或許他還是低估了這筆并購所面臨的反壟斷審核艱難程度。從某種程度來(lái)說,英偉達收購Arm和當初高通收購恩智浦有着諸多相似之處。

  高通收購恩智浦的時(shí)候,兩家公司業(yè)務(wù)并不重合。高通芯片專(zhuān)注于移動(dòng)計算與通信領(lǐng)域,而恩智浦芯片側重于智能汽車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移動(dòng)支付和安全領(lǐng)域。高通收購恩智浦之後,相當于橫跨了諸多運算行業(yè)。雖然高通承諾未來(lái)繼續以相同标準對外授權恩智浦技術,但最終還是沒有化解中國監管部門(mén)的擔憂情緒。

  相比之下,英偉達收購Arm的交易則引發(fā)了更大的争議。在市場(chǎng)咨詢(xún)公司Kearney分析師卡普爾(Bharat Kapoor)看來(lái),這筆收購一開(kāi)始就不可能完成。收購一家整個(gè)行業(yè)都倚重的基石技術與平台,這是任何一家公司都難以吞下的交易。

  盡管英偉達收購Arm的目标并不是智能手機行業(yè),他們目前也幾乎沒有移動(dòng)芯片領(lǐng)域,英偉達也承諾未來(lái)不會(huì)改變Arm的專(zhuān)利授權模式,但這并不能改變監管部門(mén)和科技行業(yè)對英偉達控制芯片領(lǐng)域基石公司的懷疑态度。

  無(wú)論是美國、英國、中國的監管部門(mén),還是谷歌、高通、英特爾等行業(yè)巨頭,都對英偉達收購Arm之後控制的行業(yè)核心競争力表示了擔憂情緒,或是明确提出反對。高通從一開(kāi)始就明确表示反對英偉達收購Arm的交易,擔心英偉達會(huì)通過(guò)這一交易控制移動(dòng)芯片行業(yè)的核心技術。

  Arm聯(lián)合創(chuàng)始人豪瑟(Hermann Hauser)公開(kāi)表示這筆交易會(huì)是“一場(chǎng)災難,将摧毀其商業(yè)模式”。豪瑟表示,“Arm是最後一家具有全球相關性的歐洲技術公司,它被賣給了美國人。一夜之簡(jiǎn)宣布的這筆交易将摧毀 ARM 作爲 “半導體行業(yè)的瑞士”的商業(yè)模式,而英偉達與 ARM 的客戶是競争關系。”

  監管審批希望渺茫

  最先站出來(lái)反對的也是Arm所在的英國政府。去年4月,英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爲由,要求競争與市場(chǎng)監管局(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)對這一交易展開(kāi)調查;後者在去年11月對Arm交易展開(kāi)了正式調查。英偉達也向英國政府提交了29頁的報告闡述這筆交易對Arm和英國可能帶來(lái)的受益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家英國反壟斷機構去年12月要求Facebook出售此前收購的GIF平台Giphy,認爲這一交易會(huì)損害社交媒體領(lǐng)域的市場(chǎng)競争。就在本月,英國競争與市場(chǎng)管理局還對微軟160億美元收購Nuance的交易展開(kāi)了反壟斷調查。此外,去年11月英國政府頒布了《國家安全投資法案》,計劃授權政府以國家安全爲由幹預外國對英國企業(yè)的投資與并購交易。英偉達收購Arm的交易很可能會(huì)成爲英國政府的新法案祭旗對象。

  加強科技行業(yè)的反壟斷監管,阻止巨頭通過(guò)并購增強實(shí)力已經(jīng)是全球監管機構的共識。去年12月,美國聯(lián)邦貿易委員會(huì)(FTC)正式起訴英偉達,要求否決英偉達收購Arm的交易,認爲這一交易會(huì)損害到數據中心和智能汽車等諸多領(lǐng)域下一代芯片技術的創(chuàng)新。

  FTC明确提出,英偉達完成收購Arm會(huì)直接影響到三大技術領(lǐng)域的創(chuàng)新與競争:數據中心服務(wù)器所使用的DPU SmartNICs、智能汽車所使用的ADAS(高級駕駛輔助系統)以及雲計算服務(wù)器所使用的Arm架構CPU。

  FTC在訴訟文件中表示,之所以要阻止這起半導體行業(yè)史上最大收購案,是爲了避免芯片巨頭扼殺下一代技術的創(chuàng)新路徑。未來(lái)的技術創(chuàng)新取決于能否維持現在的芯片市場(chǎng)的競争性。英偉達的收購可能會(huì)幹擾Arm在芯片市場(chǎng)的創(chuàng)新,給英偉達的競争對手帶來(lái)不公平的損害影響。這一訴訟是爲了發(fā)出一個(gè)明确信号,必須采取積極行動(dòng)保護關鍵基礎設施市場(chǎng)不被非法的垂直并購交易影響,給未來(lái)創(chuàng)新帶來(lái)深遠的毀滅性影響。

  FTC表示,他們與歐盟、英國、日本與韓國等國家反壟斷機構密切合作,對英偉達收購Arm交易展開(kāi)了調查,最終委員會(huì)以4:0的表決結果一緻同意否決這一交易。這一訴訟将于今年8月9日開(kāi)始聽證。這也意味着英偉達不可能按照此前的時(shí)簡(jiǎn)表完成審批。

  更爲重要的是,中國監管部門(mén)還沒有對這一交易發(fā)表正式意見(jiàn),英偉達幾乎肯定會(huì)面臨比美國和英國政府更大的懷疑。考慮到半導體已經(jīng)成爲中國產(chǎn)業(yè)升級和技術革新的核心戰略,美國科技巨頭英偉達收購全球芯片行業(yè)的基石企業(yè)Arm顯然與中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并不相符,尤其是在美國政府持續通過(guò)實(shí)體清單等手段制裁華爲等中國科技企業(yè)的大背景下。

  英偉達收購Arm的交易合約将在兩年後,即今年9月失效。不過(guò),即便英偉達最終在各國監管壓力下被迫放棄收購Arm,也不會(huì)影響到他們目前的市場(chǎng)競争格局,不會(huì)影響他們在數據中心和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的產(chǎn)品沖擊力。英偉達本就擁有Arm芯片的授權。

  或許,英偉達損失的隻是之前支付的12.5億美元分手費,而過(guò)去一年半時(shí)簡(jiǎn),他們的市值增長(cháng)了超過(guò)2000億美元。即便過(guò)去一個(gè)月英偉達股價随着美股大幅回調,目前市值依然高達5500億美元。

  英偉達發(fā)言人通過(guò)郵件發(fā)來(lái)回複聲明:“我們依然堅持此前向監管部門(mén)提交文件中詳細闡述的觀點,這一交易爲加速Arm(發(fā)展)和推動(dòng)市場(chǎng)競争與創(chuàng)新帶來(lái)了機遇。”

地址:上海市闵行區春申路2525号芭洛商務(wù)中心290室   電話(huà):021-64985167   客服熱線(xiàn):18621931867

郵箱:jiuwu.xu@yousainfo.com

© 2020 copyrights@上海友卅科技有限公司